2022 上海舒适系统展

上海国际生态舒适系统展览会

COMFORTECO CHINA 2022

新展期敬请期待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ENG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热点 » 咸阳机场送风系统导致西安疫情传播?专家:可能性不大


咸阳机场送风系统导致西安疫情传播?专家:可能性不大

截至12月27日24时,此轮西安疫情已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831例,确诊数量成为武汉疫情后单地疫情确诊数量最多的一次。而此次疫情的源头及其传播路径尚未完全清楚,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唐驳虎12月26日发文称,此轮西安疫情的传播途径之一是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以下简称“咸阳机场”)的送风系统。

 

唐驳虎表示,咸阳机场T3航站楼对暖通空调系统的末端供冷供热形式进行了改进研究,将地板辐射供热供冷,和下送风结构结合起来,这导致下送风结构中的回风“气动投毒”,使原本位于国际北指廊一楼候车区域的病毒,被抽到200余米外的二楼候机区域,在咸阳机场感染的四例患者被空气管道送来的新冠病毒传染。不过,这一说法随后也受到质疑,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晓华表示,西安咸阳机场的空调设计并不会导致新冠病毒的传播。

 

刘晓华曾参与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空调系统方案设计,她介绍称,该航站楼值机大厅采用的是“辐射地板+置换送风”空调形式。在冬季,采用辐射地板供暖,“置换送风”送入室内的是经过过滤加热后的室外新风,热风气流直接向上,没有回风再利用。相对于传统的“一次回风全空气”空调形式,该机场值机大厅的空调形式,病毒传染的可能性更低。

 

咸阳机场送风系统导致西安疫情传播?专家:可能性不大

 

公开资料显示,咸阳机场T3A航站楼空调系统曾为实现节能减排而改良了设计,而主持设计T3航站区扩建工程的则是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周敏。周敏此前曾公开介绍到,该机场采用辐射供冷供热+置换式下送风或辐射供冷供热+干式盘管空调+置换式(新风)下送风,而该系统经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测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朱颖心教授也表示,咸阳机场的新型空调系统没有回风。即便是其它采用传统中央空调系统的航站楼,通过循环风导致新冠病毒感染的可能性也十分低。上述空调设计并不会导致新冠病毒从咸阳机场T3A航站楼的国际航班区传播到国内航班区。朱颖心表示,传统的空调系统中,供冷供热需要靠循环风来完成,但西安咸阳机场采用的新型空调系统是用地板来供冷供热,另有新风系统以下送风形式送入新风以保证人员卫生要求,并没有回风。

 

而在咸阳机场的这种新型系统中,新风送风只需要保证卫生要求,所以风量并不大,下送风的目的也是要把新风直接送入人员逗留区。

 

咸阳机场送风系统导致西安疫情传播?专家:可能性不大

 

此外,在夏季的时候,新风还需要承担除湿的任务,通过氯化锂或氯化钙等盐溶液对新风进行除湿,而盐溶液会杀灭病毒细菌。更为重要的是,朱颖心表示,在咸阳机场中,每几百米都会有各自的空调器,国际区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指廊,每一个指廊都会有一个独立的空调系统,甚至面积达到几千平方米的大指廊中也会有几套空调器。不同指廊不会采用同一套空调系统,更遑论距离遥远的国际区和国内区了。所以,即便采用的是有回风的传统空调系统,新冠病毒也不可能从国际区通过空调风道跑到国内区。

 

因此,不仅国际航班区域与国内航班区域的空气不存在相互流动、单个区域内的不同指廊之间的空气流动也是相互独立的。

 

因此,朱颖心表示,即使是咸阳机场存在新冠病毒,也不可能由空调系统把病毒从国际区直接送入国内区域。“按照防火防烟的要求,空调设计的基本原则都是绝不能跨区送远,加之如果将风送远管道会过粗,占用空间过大。”朱颖心表示。

 

此外,唐驳虎还指出,确诊病例中有两名患者使用了值机柜台附近的洗手间、有传播、感染的可能性。“极少量呼出的病毒颗粒,经过回风口吸入管道,再经由气动管道的大范围扩散,最后通过航站楼另一端的卫生间送风口扩散出来,最后还得沾染进入被感染者的鼻腔。”

 

洗手间有自己的内部排风系统,只向室外排风,并不会排到公共区。洗手间排风机会连续运行,使得洗手间处于负压状态,低于公共区的气压,由公共区通过洗手间的门向洗手间补风。所以洗手间的污染空气并不会进入公共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专家们都表示,如果的确是回风系统导致新冠病毒循环,那么咸阳机场感染的就不会仅仅有四个人,这一角度也可以排除空调系统导致新冠传播的可能性。截至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少有因空调系统导致新冠传播的案例,上述专家们对此表示,即使是其它使用传统中央空调系统的机场,循环新冠病毒致传染的可能性也十分低。

 

刘晓华表示,空调的回风系统都会有过滤的手段,并且在新冠疫情出现以来,交通场站建筑都已经采用了新风运行系统,即不再将新鲜空气和室内循环风混合在一起经过滤之后再送回室内,而是直接“掐断”回风系统,减少循环。

 

朱颖心也表示,实际上自从“非典”疫情后,所有的机场的空调系统都会保证足够的通风量对可能的存在的病毒进行稀释。刘晓华还补充到,机场航站楼由于旅客进出其大门经常开启,很多机场实测结果表明:冬季通过开启大门进入的新鲜空气量已超过空调设计的机械新风量;机场的楼层高度也高于写字楼、住宅等区域,因此相对于比较密闭的小空间,从空气流通的角度来讲,机场传播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也更低。

推荐展会

长三角建筑产业化展览会
上海水展
上海建筑水展
上海空气新风展